您的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宜兴新闻 > 详情
夜空中最亮的“星”
2019年2月12日 08:56    来源:宜兴日报
   时间:2月3日17:00-2月4日8:00
 
  值班民警:杨小峰 邵国平 陈 磊 丁禹杰
 
  过年,意味着团圆。2月3日,农历腊月廿九,小年夜,下午5点多,开发区派出所在食堂为加班的民警、辅警们备好了两桌团圆饭。只是,这顿团圆饭吃得实在简短,尽管有相较于平时丰盛不少的饭菜,20多个人也没能聚满半小时,因为尽快回到岗位是大家共同的默契。
 
  值班民警杨小峰吃得不安稳,一到年关,债务纠纷增多,他担心有突发警情,随便扒拉两口就回到了值班室。果然,5点42分,他接到报警称屺亭街道大塍村有人因琐事产生了纠纷,需要处警;6点02分,东方一品花园发生债务纠纷;6点33分,有人上门报案称被骗了钱。不到一小时,杨小峰先后接到3起警情,忙得没个停歇。
 
  与此同时,他的搭档邵国平也奔波在处警的路上。屺亭街道广汇花苑有人因讨薪发生纠纷:户主徐某请泥瓦匠石某来家做工,答应支付工钱9000余元,但完工后他认为墙砖贴得不够紧实,敲击有空心感,就扣了1000元,石某遂与其闹了起来。“如果你觉得贴得不好,我可以全部敲掉重贴。”为了拿回剩下的工钱,石某提出了解决办法。但这么一来,原来的墙砖相当于全部报废,徐某又要花上一笔材料费,哪能同意?贴好的墙砖没有明显松动,难以断定有质量问题,邵国平希望双方能圆满解决,过个好年,于是他不厌其烦地两头劝,费了好一番口舌,才让双方各让了一步。
 
  这样的忙碌,一直持续到2月4日凌晨民警陈磊和丁禹杰来接班,他们将值班到次日早上8点。相对于白班,夜班更辛苦一些。前半夜还好,后半夜就是硬熬了。实在熬不住的时候,两个小伙子会在值班室里盖着被子囫囵躺一躺。除了外套,其他是不脱的,这样有突发警情时动作能快些。
 
  凌晨1点13分,报警人蒋某称与老公丁某因家庭矛盾暂时分居,丁某找上门来,因蒋某避而不见,一气之下砸了自家汽车。担心事态扩大,陈磊想去帮着调解矛盾,奈何丁某在他到达现场前就已离开了。还没等陈磊回到所里,警情又来了,屺亭街道广源路上有醉汉睡在路上,陈磊立刻调转车头赶往现场。原来,醉汉姓翁,和朋友聚餐时喝多了。“醉酒伤身,可别贪杯了,过个好年!”陈磊从醉汉的手机通讯录里找到其妻子的电话,联系对方来接他,又陪着他等了20分钟,直到他意识清醒后才离开。
 
  过年,对中国人来说,是件很重要的事儿,一家人齐齐整整、和和美美的,才算好。但对于值班民警们来说,做到这一点实不容易。杨小峰说,一家人走亲戚时要是缺了他,原因不用问大家都知道,肯定是在值班。邵国平从警25年,家里人早习惯了没有他陪伴的春节。陈磊和丁禹杰作为警队里的年轻骨干,尽量承担后半夜的值班工作,是他们私心里对同组老同志的照顾。其实,两个年轻人都有孩子,一个两岁,一个才几个月大,正是需要照料的时候,因为经常值班,只能由妻子承担更多的辛苦。
 
  “民警的孩子小时候基本不认识爹。”丁禹杰说得可能有些夸张,但话语里是难掩的内疚。面对万家团圆的灯火,要说没点失落那是假的。但是,全市1600多名民警,是这座城市的“守夜人”,守护着灯火背后的幸福与安宁。或许,在家人温暖的团聚里,在宝宝的睡前故事里,在妻子需要陪伴的寒夜里,没有他们;但在每一个突发事件现场,在每一个需要帮助的时刻,随时随地奔赴在先的一定有他们的身影。因为,他们是夜空中最亮的“星”。
 
宜兴广播电视台(集团)旗下网站
宜兴广播电视台(集团)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强烈建议使用 IE7.0 以上浏览器 1024×768分辨率